必赢手机客户端_亚洲必赢手机入口_亚洲必赢app官方下载

一百二十六篇|喋血关中
分类:军事 热度:

  虽然有天命和民意的支持,刘秀称帝仍然给他带来不小的舆论压力——毕竟他曾是刘玄更始政权的“萧王”,如今自立为帝,不管怎么说,也是一种背叛。

  幸运的是,刘秀至少不用亲手去解决刘玄这个老东家。提到刘玄,樊崇的赤眉军比他着急,早已杀奔关中去了。面对这样的形势,刘秀思忖更始、赤眉之间必有硬仗,何不趁其两败俱伤的情况下,趁乱夺取关中的控制权?这也正是他派出邓禹西进函谷关背后的战略设想。

  然而,这一战略实施得并不顺利。邓禹在成功杀入河东郡后,在安邑这个地方遭到了刘玄军队的顽强抵抗,浪费了几个月的时间。等到邓禹终于平定河东地界的时候,赤眉已经在关中占据了先机。

  樊崇所率的赤眉军是当时最大的一支农民武装力量。当年在大战新莽军队时,为了区分敌我,樊崇要求本方士兵将眉毛涂红以做区别,此后便以“赤眉”为号。

  赤眉军与拥立刘玄政权的绿林军齐名,但由于本身起源于青徐一带(今天的山东、江苏),常年在华东地区活动,被后起的绿林军率先抢占了长安地区并建立了政权。当时,樊崇等赤眉军主要将领曾考虑过归附刘玄,特地跑到洛阳去向刘玄表达自己愿意归顺的态度。但鼠目寸光的刘玄并不把樊崇等人看在眼里,颇为敷衍地给他们一行二十多人封了列侯,也不给国邑,弄得樊崇等人好生尴尬,左思右想之下,觉得光得个列侯的名号毫无意义,最后还是返回本方大营割据一方。

  同有江山半壁、带甲百万,如今仅凭占据了关中,就想以几个空头衔的代价诏安了对头,在任何一个朝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。这就好比哪天马云对马化腾说,把腾讯并到阿里巴巴旗下,给你个副总裁做做,但没有股份。马化腾会乐意?

  刘玄一伙人的小农作派在仅仅两年之后就结出了苦涩的果实:赤眉西进入关,杀到了刘玄的家门口。而且,这次赤眉也从刘玄那里学了一手,自己也立了一个刘汉宗室后裔刘盆子为天子,建立了“建世政权”。

  看到赤眉兵锋日盛,更始群臣开会讨论应对赤眉之策,大家都愁容满面,无计可出。之前曾拔剑力主拥立刘玄的张卬再次挺身而出,提出一个想法。他说,好汉不吃眼前亏,不如干脆把长安洗劫一空,带着金银财宝,大伙回南阳再做打算!

  强盗逻辑,跃然纸上。在首都这样的“首善之区”待了两年,都无法改掉强盗本性,让人无话可说。但更让人吃惊的还在后面,这一建议居然得到了很多大臣的赞同。于是,张卬拉上这一群大臣,谒见刘玄,想要征得他的同意。

  刘玄听闻这样一个提议的时候,内心绝对是崩溃的。哪有做了天子又再度落草为寇的道理?他虽未破口大骂,但以极端愤怒的神情拒绝了这一提议。见到龙颜大怒,群臣只得闭上嘴巴,乖乖退下。

  张卬虽然曾是拥立刘玄的生力军,但从来也不把这个“天子”放在眼里,只是把他看成一个傀儡。如今见自己提出的靠谱建议居然被傀儡拒绝,自然心里不服,恼怒之下,就想来硬的,与几个大臣合谋要劫持刘玄。

  然而,这一计划却预先被刘玄所知晓。双方尔虞我诈地过了几招,最终还是兵戎相见了。刘玄一度被赶出了长安城,幸得另一波将领的帮助,又击退了张卬等人,重新获得长安的控制权。而内斗失败的张卬等人干脆带着自己的残兵败将主动投降了赤眉军。

  美国总统林肯曾经说过:“家不和,则不立。”(A house divided against itself cannot stand.)大敌当前,自己还要搞内讧,这样的政权不垮,那可是真的没有天理了。

  面对赤眉军的强大实力,刘玄的军队本来就处于下风,如今又因内讧、叛逃损失了一大半的军力,就更不是赤眉的对手了。于是,赤眉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占领了长安。刘玄不得不在重返长安的当月再度逃离——这次更惨,单骑出逃。

  长安城外意欲迎降赤眉的也大有人在。更始政权的右辅都尉严本,很清楚刘玄对于赤眉的重要性,就以护卫刘玄安全的名义,派了一队士兵过去,实际上却将他软禁起来,准备作为之后跟赤眉军讨价还价的筹码。

  面对走投无路的刘玄,曾经一度臣服于其下的赤眉如今趾高气扬地放出话来:投降,给你个长沙王的封号,限期二十日,过时不候!刘玄自知大势已去,同意了这个条件。不想,赤眉方面却食言了,要杀死刘玄。幸而在刘恭——赤眉所立天子刘盆子的哥哥——等人的努力下,刘玄得以暂免一死。

  但这个“暂时”并没延续很久。樊崇等人尚能容下刘玄,但张卬等叛将却始终将刘玄视为自己的威胁,最终在两个月后缢杀了他——当初主张立刘玄的是张卬,如今主张杀刘玄的也是张卬,乱世强盗的实用主义精神在此人身上被最大程度地发扬光大。

  刘秀一直很关注关中的形势,虽然由邓禹率领的西路军未能在这次长安之乱中有所斩获,但南边的冯异却因此成功劝降了坚守洛阳城的朱鲔。在投降前,朱鲔曾经因为自己是谋害刘縯的主谋而有所顾忌。但刘秀表现出了极大的宽容。他表示,做大事的人不应该为自己的家仇私恨所牵绊,随后又指着滔滔黄河水郑重发誓,只要朱鲔投降,不仅不会责难于他,还保他官爵如故。于是,朱鲔面缚投降,刘秀解开了他身上的绑索,兑现了自己的承诺。对刘秀感恩戴德的朱鲔后来成为了东汉一位名臣。

  于是,刚刚成为天子的刘秀进入了洛阳,并将这座位于“天下之中”的城市作为了自己的都城。

  赤眉虽然进入了长安,占据了三辅之地,但没有丝毫“统治”于此的想法,把关中折腾得乌烟瘴气。刘盆子入住长乐宫后,三辅的地方官纷纷送来贡品以示对新天子的拥戴,但这种“示好”却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和平与安全。赤眉的士兵不仅难改原先的强盗习气,将营地附近洗劫一空,甚至连地方官上贡天子的使者也不放过,半路劫杀,将这些贡品据为己有。

  刘盆子虽然号称宗室后裔,但原本是个放牛娃,根本不懂什么政治,毫无节制部下的勇气和手段。不过,刘盆子的哥哥刘恭在刘玄归降后一直留在了自己弟弟身边,为他提供了莫大的帮助。按照刘恭的观点,赤眉这么一副强盗习气,完全不得民心,必败;因此,这条贼船,不坐也罢。他让刘盆子在次年的正旦大会上主动提出“辞职”,不要做这个天子。

  虽然是个傀儡,但在如此隆重的官方场合,天子突然跑出来说要撂挑子不干了,仍然让樊崇等赤眉将领手足无措。看着刘盆子跪在地上哇哇大哭,樊崇等人心里也产生了怜悯和愧疚,纷纷避席顿首,自责说,以前都是臣下不好,辜负了陛下,从今以后,必定修身养性,不会再这么无节制地乱抢乱杀了。软话一说,大家又把刘盆子哄骗上位。刘盆子虽然一直哭号连天,但也没有办法。

  正旦大会上的君臣对话很快传遍了三辅。赤眉军的将领们由于在御前做了郑重的承诺,也确实收敛了手脚,不再到处打家劫舍。百姓们给刘盆子的举动点了赞,认为这个天子虽然年幼,但却知道用“假退位”的方式来节制这帮强盗般的手下,可见生性善良、天资聪颖,因而对他有所期待。于是,之前逃难离开的三辅百姓纷纷返回长安,长安市集再次展现出喧闹的生机。

  可是,好景不长,赤眉军的诺言只维持了二十多天——就如同放了个寒假。寒假结束,再次蜂拥而出、大肆掠夺,强盗本性没有发生丝毫的变化。这让当地的百姓彻底寒了心。

  这对邓禹是个极大的利好消息。三辅吏民被先后而来的更始、建世政权的强盗作风吓怕了,一听闻邓禹的军队军纪严明,不会发生烧杀掳掠的事,纷纷翘首以盼。邓禹一路走,一路就有许多百姓前来归附。

  看到这种景象,邓禹身边的将领就建议他趁势直接攻取长安、平定关中。但邓禹却对此不以为然。他的理由很充分,赤眉刚刚占领了长安,锋锐不可挡,而且后勤物资充足,要钱有钱、要粮有粮。现在与他们正面作战,我们是要吃大亏的。而赤眉毕竟都是些强盗之流,所以不用多久,他们的强盗本性就会暴露无遗,到时我们再伺机而动,机会更大。反观三辅北边的三郡,现在无人占领,又能为大军提供给养,不如去那里等待良机。

  很多人对邓禹这种保守进军的策略不以为然,这其中就包括了刘秀。刘秀认为,关中百姓的纷纷依附早已表明了他们的立场,这样的情况下,不趁势进军长安、安抚吏民,反倒避重就轻去打什么北三郡,这是不对的。

  后台君以为,邓禹当时所做的判断是正确的。从后来的发展来看,赤眉军确实如邓禹所料的那样,很快就榨干三辅而弃之。而且,从兵法上说,赤眉是以逸待劳,加之城坚粮广,若要强行攻打,必定要付出极大的代价。而邓禹所率入关军队不过两万余人,即便入关后收编、招纳了一些新的士兵,估计也就五六万人的水平,而且这后招的还是新兵,岂是数十万南征北战的赤眉军队的对手?因此,迂回前进,等待良机,确实是当时最好的机会。

  照理说,“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”这个道理刘秀应该是明白的,邓禹身处关中,对当地形势有更准确的判断,决策也更有依据,刘秀理应信任;但刘秀还是特地写了封信去催促邓禹赶紧进兵长安。刘秀着急的心态是来源于政治上的考虑。他刚刚做了天子,而且又打下了洛阳,如果能再顺势拿下长安,那便是一种彻彻底底的“天命所归”之力证了,到时真正可谓大局已定,那些负隅顽抗的残余势力极有可能都会土崩瓦解、望风归降。

  尽管受到了刘秀的申饬,邓禹却铁了心一定要坚持自己先前的战略方针。这也是对的。但上司的这封信多少对邓禹造成了影响,让他在之后的决策过程中不能再唯军事利害出发,而不得不考虑政治原因,这为他之后的失败埋下了伏笔。

  由于赤眉不断的烧杀抢掠,长安城中的余粮不久后就吃完了。强盗们也不以为意,卷起包着装满金银财宝的铺盖就打算走人。走之前,还放大火烧宫殿和集市,逢人便杀,开开心心地往西去了。

  这对邓禹来说本是个绝佳的机会。赤眉军正是骄横放纵的时候,而且大部队带着大批辎重在移动,是十分脆弱的。从歼敌的角度考虑,邓禹应当率领一队精锐尾随其后,伺机来个歼灭战。

  然而,熟读兵法的邓禹却并没有选择这么做。他反倒领兵进入了残破不堪、没有了任何战略资源的长安城——这样的选择应该多少受到了刘秀那封申饬信的影响。进入长安后,邓禹作出了一系列政治上的作秀举动,包括拜谒高庙,收集了西汉十一位皇帝的牌位,派专人送到洛阳,同时,还特地安排士兵守卫天子陵园。

  这些行为在政治上看上去很漂亮,能体现出刘秀政权的正统性;但在军事上却是毫无意义的。而且,为了费心安排各种仪式,还占去了邓禹的绝大多数精力,让他无心再去准备之后与赤眉的决战。

  几个月后,赤眉在西北遭遇了当地军阀隗嚣的阻击,大败而还,再次进入三辅地区。这伙强盗在路上盗发了西汉众皇帝的陵墓,上演了一出真人版“鬼吹灯”。他们不仅将其中的金银财宝据为己有,还发掘了吕后老太太的棺椁。这一打开不要紧,棺材中的景象让这些强盗着实吃了一惊:吕后的尸身竟然保存完好,栩栩如生!西汉的尸体防腐技术特别好,马王堆女尸就是一例证,两千年后开棺依然宛如生者。吕后陵墓被盗发时离她下葬也就两百年,保存得肯定更好。这激起了强盗们的淫欲,当下就把吕后的尸身奸污了。可怜吕后生前不可一世,死后也竟落得被开棺奸尸的下场!

  裹挟着盗发汉室祖坟的余威,赤眉军重新杀回长安。由于邓禹之前一直忙于处理各种政治事务,加之先前自己的部队里也出现了内讧的情况,没有对赤眉军的再次到来做好完善的准备,被一举击溃,被迫退出长安。时值隆冬,粮草匮乏,邓禹所部饥寒交迫,流离失所,处境凄凉。

  西路军陷入了这样的地步,作为统帅的邓禹自然责无旁贷,而刘秀同样也是有责任的。但无论如何,邓禹的西路军已经败了,赤眉却不可不应对。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呢?

  在刘秀看来,安定三辅地区的主要方式应该是靠安抚,而不是靠打靠杀。之前刘玄也好、赤眉也好,之所以无法在三辅地区站稳脚跟,一个很大的原因是没有很好地节制自己的部下烧杀掳掠的行为。而反观刘秀自己麾下,大将不少,但大都也喜欢掳掠之事,惟独一人例外——冯异。

  冯异原本是新莽朝的公务员,在昆阳大捷后不久被刘秀俘虏,随后归附,追随刘秀南征北战。冯异在刘秀麾下是个另类,他有几个特点。首先是仁慈,爱兵如子,导致很多新招的士兵在分配的时候点名要求跟随冯异;其次是谦让,从不争军功,每当将领们聚集到一起开始摆龙门阵自吹战功的时候,冯异都会远远地独自坐在大树下。久而久之,得到一个外号:大树将军。

  文官、仁慈、谦让,看上去完全不像我们脑海中一脸络腮胡、高大威猛的武将形象,能打好仗么?别说,这种人还偏偏就是名将坯子。

  《孙子兵法》里提过将军应具备的五种能力,依次是:智、信、仁、勇、严——并不要求单挑能力出众,更不需要有络腮胡。打仗不是打群架,将军的核心作用是决策和指挥,武夫往往是最差的指挥官。反倒是书生,在这五项上,尤其是前三项,大概率要好于武夫。中国历史上许多军事人才,都是书生出生,西汉的赵充国,东汉的马援,三国时期的周瑜、诸葛亮,唐代的李靖等等,都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  将才加上为人仁爱,便是刘秀认定的替代邓禹的最佳人选了。不过,在和冯异分别前,刘秀仍然再次叮嘱他说:“征伐非比略地、屠城,要在平定安集之耳。”让他务必以此为要。

  河伯读资治通鉴系列第一部《寡人很孤独·周纪》已经出版,点击「阅读原文」即可购买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上一篇:樊崇钧:文化产展重任在亚洲必赢手机入口肩 下一篇:阳白河惊现30公斤重炸弹引爆时腾起蘑菇云……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